首    頁新聞動態閩臺交流合作政策法規咨詢投訴兩岸尋根尋親海峽論壇返回中國福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專題專欄 > 閩臺緣 > 政策法規
 
“2.0時代”,福建自貿試驗區這樣建
——解讀《進一步深化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
   2018-05-30 07:29    字體顯示:

  國務院日前正式印發《進一步深化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這是福建自貿試驗區設立以來,國家出臺的第二個改革方案。

  與過去的改革方案相比,新版方案有何亮點?對福建自貿試驗區在新一輪改革開放中進一步發揮引領示范作用,又會起到怎樣的指導作用?多位自貿區建設領域權威專家就此進行了解讀。

持續深化,做制度創新“領頭羊”

  《方案》為福建自貿試驗區建設繪就了一張升級版的“施工圖”:圍繞進一步提升政府治理水平、深化兩岸經濟合作、加快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提出了打造高標準國際化營商環境、推進政府服務標準化透明化和加強閩臺金融合作等21個方面的具體舉措。

  “思想認識要深化,改革內容要深化,改革的系統集成也要深化。”福建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福建省自貿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鴻階分析。《方案》緊扣“深化”這個核心要求,其出臺既是對福建自貿試驗區建設取得階段性成果的肯定,也是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擴大兩岸交流合作的必然要求。自貿區建設是一項系統化工程,《方案》不僅對福建自貿試驗區下一步發展具有重要的戰略指引,同時對福建全省更好地服務全國改革開放大局,也具有全局性的指導意義。

  福建師范大學福建自貿區綜合研究院院長黃茂興列舉,《方案》提出的推進政府服務標準化、透明化,將更多后置審批事項由串聯審批改為并聯審批,健全綜合審批信息平臺和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整合資源與數據,加快構建一體化互聯網政務服務平臺,加快完善電子證照系統;創新事中事后監管體制機制,健全跨部門聯合抽查監管制度,實行“雙隨機、四公示”監管機制,整合各方建立社會多元共治機制等。這些舉措都直面持續推進簡政放權,進一步提升政府治理水平。

  福建省委黨校福建自貿試驗區研究院執行院長王利平認為,在世界全球化步伐不斷加快的時代,人才、技術、資金的流動,已基本遵循向制度良好的國家或區域集中的規律。福建自貿試驗區唯有做制度創新的“領頭羊”,通過降低制度成本,增強競爭力,才能吸引更多企業落戶,實現做大流量規模的目的。

加大自貿試驗區“溢出效應”

  此前,福建自貿試驗區已出臺了300多項創新舉措。方案提出,自貿試驗區建設仍將堅持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并明確了各領域改革創新的著力方向。

  李鴻階認為,下一步改革創新要正視差距,包括與國際投資貿易先進規則存在的差距,與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存在的差距,深入推進各領域的改革創新深入推進各領域的改革創新。

  “營商環境也是生產力。”他建議,福建自貿試驗區應立足更高標準,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快對標國際先進規則,積極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營商環境和市場環境,重點吸引跨國公司、重點華商企業、臺灣百大企業落戶福建自貿試驗區內,形成大的產業集群。

  黃茂興表示,這次《方案》還緊扣福建地方發展實際,要求把福州、廈門、平潭的改革成果盡快輻射到福建全省和周邊地區,促進區域聯動發展,加強與其他自由貿易試驗區的交流合作。這就需要加大自貿試驗區的“溢出效應”,放大改革開放的試驗成果。

  王利平強調,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最為關鍵的著眼點在企業,只有從企業角度,解決好企業存在的問題,制度創新才能水到渠成,自貿試驗區改革的溢出效應也才能充分發揮。“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不僅需要政府去推動,更需要以企業為主體的社會力量的推動。”

  他還建議,要落實方案中“建立容錯糾錯和正向激勵機制,鼓勵改革創新”的內容,在自貿試驗區“試錯條款”的基礎上,盡快制訂更加細化和具有操作性的《促進自貿試驗區改革創新辦法》,讓我省自貿試驗區各級干部“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不出事”。

促閩臺特色轉化為優勢

  對臺先行先試是福建自貿試驗區獨有的特色。《方案》要求福建進一步發揮沿海近臺優勢,在創新產業合作新機制、建立通關合作新模式、閩臺金融合作、打造創新創業新平臺、拓展交流交往新渠道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新舉措。

  “這就為繼續深化兩岸經濟合作釋放了更多的善意、提供了更多的禮包、創造了更優越的合作平臺。”黃茂興表示,尤其是《方案》注重發揮閩臺產業優勢互補、互聯互通和金融合作上,提出了一系列新的合作舉措,順應了閩臺兩地經貿文化深度合作的新期待新要求。

  王利平認為,自貿試驗區建設是經濟開放的重要體現,經濟開放離不開社會開放,兩者互為促進。目前,福建自貿試驗區三個片區也正大力借鑒臺灣地方治理的成功經驗,加大地方制度創新的力度,積極開展基層治理實驗,在社區營造、老人安養、環境保護等方面,從點(示范點)到面(示范區)予以突破。

  以平潭自貿片區的建設為例,基于平潭產業基礎薄弱這一實際情況,他建議平潭要擺脫“招商引資”的傳統路徑,充分發揮好對臺“先行先試”的平臺功能,通過社會開放,推動經濟開放。

  “兩岸產業融合中,應讓臺灣普通民眾、青少年和中小企業都有獲得感。”李鴻階建議,除深化閩臺人文交流、增強在地臺商的精神認同和歸屬感外,要通過跨境電商、設立產業專項基金、開展融資專案合作等途徑,拓展臺灣中小企業商品進入渠道,幫助在閩臺灣中小企業擺脫融資困境。要根據《方案》要求和“惠臺31條措施”,進一步完善就業扶持政策,創新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為臺灣青年、普通民眾來閩創業就業和生活創造便利。(本報記者 鄭璜)

收藏】 【打印】 【關閉
 
五分排列3